Skip to main content
 首页 > 书画艺术 >

司法是正义的最后一道防线!

2020-07-29 14:27 浏览:

最近接到江苏省泰兴市朱桂红女士的相关材料,其反映

曹国和与朱桂红婚姻存续期间置党纪国法不顾、道德败坏、违反人伦纲常、引诱自己的儿媳妇直至与其结婚;事发后丧心病狂,为了剥夺朱桂红的合法权利,将其赶出家门,向国家司法人员原泰兴市虹桥人民法庭“庭长程铭”,原泰兴市司法局长“冯金华”等人行贿;他们狼狈为奸,为饱私利相互勾结在一起,欲置朱桂红于死地,胁迫朱桂红签下了极为不平等的离婚调解协议书。

司法是正义的最后一道防线!

根据泰兴市人民法院民事(2013)泰商初字第0686号判决书显示从1995年电站设备厂成立到2004年变更为滨江设备厂,1996年泰兴宁兴公司成立到2015年企业增资都是基于朱桂红投资的500万资金周转,在朱桂红的精心管理下泰兴宁兴公司已经价值几个亿,在判决书中明确规定了朱桂红享有继承权。

司法是正义的最后一道防线!

而(2013)泰虹民初字第01172号民事调解书以朱桂红放弃婚姻续存期间的财产权,仅以410万净身出户,连自己投入的本钱都没有收回,明显的失去公正性,极大的损害了朱桂红切身利益。而这份充满诡异的调解书偏偏在法官的眼皮底下发生了,并且该款项在法官手里滞留了数月,在朱桂红多次苦苦哀求后才拿到了不到400万。

司法是正义的最后一道防线!

据朱桂红反映是曹晨和曹国和父子向原泰兴市虹桥法庭庭长程铭行贿5万元,向原泰兴市司法局局长冯金华行贿80万元(泰兴市纪委有记录);从2013-2015年期间,程铭、冯金华等受贿后一直对我进行威胁恐吓,要求我同意他们调解与曹国和的婚姻关系以及对财产的分割,否则自己将一分钱得不到,万般无奈在程铭指定的办公室里,在一份拟好的材料上让我签字。

曹国和道德丧尽出轨儿媳,其无耻行为给朱桂红家庭带来了毁灭性打击,是婚姻存续期间重大过错方,在离婚协议中理应维护朱桂红的正当权利,原泰兴市虹桥“人民法庭庭长程铭”等利用党和人民赋予的权力,泯灭良知,枉顾事实、徇私枉法剥夺了朱桂红婚姻续存期的财产分配权;故意制造冤假错案胡乱判案,致使朱桂红冤比“窦娥”,给社会稳定造成极大的隐患。

     在2011年朱桂红起诉凌新民,吴琴(赵志军担保)夫妻借款纠纷一案,泰兴市人民法院民事判决书(2011)泰民初字第703号,判决合计1067643.48元;在2013年朱桂红申请执行,泰兴市人民法院执行到位50万元。突然在2019年泰兴市人民法院执行回转,要求朱桂红退还50万元,并查封了朱桂红名下所有财产,居然连维持生计的养老金也被封,能否问一句:“给活路”吗?

许多案件,不需要多少法律专业知识,凭良知就能明断是非,而人民法院对朱桂红案件就偏偏弄得是非不清。各行各业都要有自己的职业良知,心中一点职业良知都没有,甚至连做人的良知都没有,那怎么可能做好工作呢?政法机关的职业良知,最重要的就是执法为民,执法者对法律更要有敬畏感!对个别人因腐败枉法造成的不公理应去纠正,维护法律的尊严!不是去找理由打击报复当事人,法院是维护正义的最后一道防线!

证据材料:

1、泰兴市人民法院民事调解书(1998)泰民初字第2976号

2、泰兴市人民法院民事判决书(2011)泰民初字第703号

3、泰兴市人民法院民事调解书(2013)泰虹民初字第01172号

4、泰兴市人民法院(2014)泰虹民初字第0352号

5、泰兴市人民法院民事裁定再审案(2018)苏1283民监8号

6、泰兴市人民法院(2018)苏1283民再11号

7、泰州市中级人民法院(2019)苏12民再35号;

8、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民事裁定书(2014)苏省三商申字第00305号

9、泰兴市人民法院(2013)泰商初字第0686号

10、泰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民事判决书(2014)泰中商终字第0014号